您所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行業動態

復工了,要挽回疫情造成的損失,出版業該怎么做?

核心提示: 最近三周以來,出版人開始陸續復工了。擺在我們面前的頭等大事,就是如何加快節奏,把疫情期間的損失彌補回來,把疫后的影響降到最低,甚至還要學會從市場的不確定中“化危為機”。

2020年的開始,似乎很難。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一切。

有人說,與餐飲、旅游、酒店等實體商業相比,出版行業受到疫情的影響相對小一些。

但,對于身處其中的出版人和書店人來說,真的是這樣嗎?

前不久,一份關于疫情下實體書店的調查報告顯示:參與抽樣調查的1021家實體書店中,有926家暫停營業,占比達90.7%,43.7%的書店表示上半年營業收入將下降50%以上。

中金易云大數據平臺顯示:2020年1月1日-3月1日,監測的5500余家實體書店銷售碼洋同比減少6.64億元,同比下滑43%;2月17日-3月1日,監控實體書店總銷售碼洋1.31億元,比去年同期下降近4.1億碼洋,日均銷售碼洋近920萬元,比去年同期3150萬碼洋,下滑近7成。

3.jpg

有觀點認為,2020年實體書店或將再次迎來倒閉潮。實體書店遭到重創,上游出版機構也沒能幸免。

出版機構經營收入下降,已是意料之中,但有的降幅度竟然超過了90%。“僅2月,我們社同比損失2000萬的銷售額。”這是來自一家出版社的經營數據。”

更可怕的是,一些中小型民營書商生存岌岌可危。“我們公司樓上的xx出版公司,一直沒有復工,聽說,這段時間他們已經開始裁員了,十幾個人被裁了……”這是在京一家民營童書出版機構的員工向《出版商務周報》記者的爆料。

在疫情持續的一個多月時間里,出版行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機。

最近兩周以來,出版業上下游企業陸續復工,但由于疫情還要持續一段時間,對于實力雄厚的國有企業,復工復產要解決的是完成經營目標。一位國有出版機構的負責人無奈地說:“2020年,我們要用半年的時間去完成全年的任務。”

而對于眾多中小企業而言,熬到現在,已經是身心疲憊,接下來還要參與一場疫情的最終淘汰賽。言幾又集團董事長&CEO但捷坦言,根據目前的疫情發展情況,企業現金流危機短期內難以緩解,按照6個月的生產恢復期預估,銷售收入損失可能過億,企業生存面臨極大挑戰。

下雪時并不冷,雪后化冰期才是最冷的時候。如今,出版業上下游眼前的頭等大事,就是如何挽回疫情帶來損失、降低疫情后影響,從市場的不確定中“化危為機”。

保住現金流,銷售不下滑是當務之急

新書印不出來,線上貨發不出去、線下門店不營業,根本上沖擊還是銷售收入。因此,只有恢復生產和銷售,才能維持生存。

在2月20日,《出版商務周報》微信公眾號推文《如何降低疫情的影響,復工后的出版人有話說!》采訪了多位從業者,復工后的首要工作就是把能做的工作提前動起來,同時利用一切資源挽回銷售的損失。

首先,要抓住能快速變現的業務。

近兩個月,線下銷售基本“涼涼”了,為了完成銷售任務,只能靠線上。于是,線下書店開始在不同層面、以不同方式轉戰線上;出版機構則集中火力擴大線上的銷售,從而獲取現金流,降低損失。

2月5日,言幾又上線了“言讀·精神食糧補充站”項目,并且與“餓了么”外賣平臺合作,通過24小時在線下單,次日配送方式實現銷售。此外,許多書店通過銷售儲值卡,快速回籠資金。位于廣州的連鎖書店1200bookshop以銷售儲值卡、文創產品等方式,獲得了50萬元“救命錢”。

4.jpg

言幾又的“言讀·精神食糧補充站”項目

在采訪中,幾家出版機構電商業務負責人的一致感受是,“2月電商平臺上銷售好的,拼的是主要是物流和庫存。如果沒有及時補貨,銷量就不行了。”如果出版社能做到貨及時到達渠道的庫房,就能在銷售上占據主動。北京曲一線圖書策劃有限公司(簡稱“曲一線”)總經理李東表示,目前要擁抱平臺,加大對電商的供貨和服務支持,從全國的很多地方點對點進行調貨,特別是保證像京東這樣的直營電商。”

對于物流受限,京東物流TC(Transfer Center,轉運中心)到倉服務可以解決圖書運送難題。同時,京東也向第三方平臺商家推薦“京倉京配”服務,目前已經使用京倉京配服務的商家,在此次疫情中銷售不降反升,如以童書銷售為主的凱迪克圖書專營店、中商童書旗艦店,在2020年2月借助京倉京配服務優勢,銷售金額同比增長分別為221.6%和282%。

想要快速變現,需要做好服務升級,通過多種方式鏈接用戶。

在疫情期間,零售行業開始強化社群營銷,構建用戶池。一些非書零售店采取區域流量變現的方式,根據門店積累的微信好友,建立微信群,進行銷售,從而回籠現金以補充流動資金短缺。

雖然之前書業與其他零售業相比,這些手段用得不多,但面對疫情不得不進行改變。

最近,眾多實體書店通過微店、小程序、社群、視頻直播等形式提供服務。如中信書店每個門店都有讀者微信群,疫情期間通過上線“信書單”推薦圖書,并提供線上購買和線下自提兩種購買方式,社群預定者享受線上線下同價。

6.jpg

中信書店微信讀者群里的“信書單”欄目

直播是目前書業應用最頻繁的營銷手段。電商平臺也增加了直播賣貨頻率,據淘寶直播平臺消息,鐘書閣、志達書店等200多家知名書店進駐淘寶直播間,店長化身主播帶讀者“云逛店”,并推薦圖書。

7.jpg

志達書店(悅悅圖書)在上海譯文出版社直播,譯文社社長韓衛東(中)推薦《槍炮、病菌與鋼鐵》

同時,不少出版機構也上陣開始直播,組織在線讀書會,試圖利用這些方式來帶貨,實現銷售方式的轉型。但就目前來看,因為銷售的轉化看主播的影響力和平臺的影響力,出版社單打獨斗的直播關注度并不高。

流量是銷量的保證,開啟全員營銷,獲取更多流量。

嘉匯漢唐書城所有門店的一線員工全員開通抖音,并通過抖音全面推行以書評、直播為主要內容的閱讀推廣模式。

一些有的出版機構的老總親自下場直播賣書。繼單向街書店創始人第一個發出了求助信通過眾籌方式度過難關,陸續有許多實體書店創始人站出來“帶貨”。“我知道很多書店也在線上賣書,老板甚至還親自送貨”,一位書店負責人曾在公開采訪中透露。

提高經營能力,做好業務加減法

只靠現金流,但如果利潤微薄,即使“解了近渴”,也無法讓出版企業維持經營。疫情期間,出版業上下游的企業耗費了大量資源和能量,目前要對業務結構做加減法,想辦法盡快撐過去、好起來。

對現有業務做減法,進一步防控風險,暫停或剝離沒有效益的業務。疫情過后,一些實力較弱的經銷商可能會退出市場,商家甚至一夜蒸發。因此,上游的出版機構更應該警惕,做出相應的發貨預警,壞賬、在途等的防范工作。為了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同時防控風險,曲一線目前正在計劃增加中型庫房。

此外,不要盲目擴張現有業務。言幾又透露,會根據目前的情況做一些調整,例如一些新開城市的計劃可能會延緩,新店開業也會相應延后。

在采訪中,許多國有出版社紛紛表示,還會堅持既定生產經營目標。這些出版社復工后,需要開啟快進模式才能確保全年的經營業績。

要彌補疫情帶來損失,出版企業需要創造新的收入點。

目前,四川少年兒童出版社(簡稱“川少社”)正與小猿搜題、曹操專車、悠貝童書館等機構開展形式多樣的營銷合作。同時,嘗試社群渠道產品定制,利用“米小圈”等頭部產品在喜馬拉雅平臺的流量效應,帶動其它腰部文學產品系列在喜馬拉雅平臺的宣傳和銷售;發揮社群用戶粘性強的特點,實時推出一些契合各社群平臺需求的定制產品。

8.jpg

川少社與悠貝親子圖書館開展多場直播活動

從2020年開年,“5折”“滿100減50”,已成為各大圖書電商的常態。而可以預見的是,在今年上半年甚至更長的一段時甚至間內,為了保住線上份額,出版機構的供貨折扣只能一降再降,還不得不接受返點,利潤日益稀薄。完全依靠電商,最終會讓出版機構深陷“賠本賺吆喝”的窘境中。

因此,尋求線上線下渠道的平衡點,成為疫情過后亟待解決的問題。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簡稱“浙少社”)社長汪忠表示,即使線下渠道下滑,但出版機構依然看好線下渠道對于實體讀者的直接連接作用。

此外,川少社會加大對實體書店的營銷投入,嘗試挖掘地面書店會員資源,組織書店會員參與線上講座活動,為線下門店引流。如3月中旬川少社將與四川言幾又合作舉辦的“留住童年的魔法”會員直播活動,號召門店會員線上看直播下單,門店線下快遞發貨銷售,幫助地面店渡過最艱難的時期。

化危為機,增強自身免疫力

風能吹熄蠟燭,卻能讓篝火越燒越旺。強勁的事物并不太在意環境。在疫情影響之下,出版業充分暴露了現有商業模式的脆弱之處,出版企業在產業鏈中的話語權仍然較低,實體書店“天生跛腳”對線上業務重視不足。出版企業若不形成一個新的抗風險模式,即使度過了這次危機,最終也會被淘汰。

對傳統出版來說,這次疫情是倒逼行業反思和“自救”。未來出版企業能否存活,最終拼的是主營業務強不強,核心產品硬不硬,服務好不好。對于出版企業來說,資源越復合,介質越豐富,渠道越多元,抗風險能力越強。

出版企業在內容上要打造精品、不能一味簡單追求銷量和規模增長,要在單品效益上做文章,打造品牌。

在很長時間以來,出版行業比較重視規模、銷量,未來在經營思維上需要進行調整,出版企業需要不斷需要提升盈利能力,打造企業核心競爭力。

疫情期間,登上當當和京東圖書2月圖書暢銷榜榜首的是新經典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的《你當像鳥飛往你的山》,且是在榜圖書中為數不多的新書,且不參與滿減與打折活動。可見,品牌越有影響力,對用戶的影響越大。一家企業必須在市場上形成自己的品牌,品牌是未來在激烈市場競爭中的立身之本。

相比紙質圖書,數字化的內容產品因快速、高效等特點顯現出獨特優勢。從產品上來看,如何加快數字出版轉型升級,可以更好地應對市場變化,成為傳統出版社必須要考慮的問題。

目前,大部分出版機構目前仍然是以紙質圖書出版為主業,即使資源集中度較高的教育出版和專業出版也不例外,商業模式尚未形成。

此次疫情可說是轉型的重要契機,許多大眾出版機構積極與內容在線平臺合作,及時策劃、推出了防疫類圖書,并將大量電子書、有聲文化產品免費開放給讀者。但不管是資源獲取能力、議價能力相對較弱,依然處于被動地位。

學校無法開學,學生需要通過上網課學習,師生們的用戶習慣將在這段時間被改變,在線教育或許會替代傳統教材。然而,目前教育社與用戶之間并未形成強黏性,用戶大數據依然掌握在教育科技公司手中。如果不改變這種局面,未來一旦用戶習慣在線模式,對于出版產業的影響將會是根本性的。

出版企業要逐步適應產業互聯網趨勢,找準產業生態協同體系中的定位,推動加速轉型融合。未來,除了提供市場需要的產品,出版企業還要優化服務,推進行業社會化、標準化進程。

雖然書業在這些銷售手段上,滯后于其他行業。但這次疫情也激發了書業人的服務用戶和建立用戶信息的意識。

在北京市委宣傳部通過協調電商平臺對書店實行產業聯動救市,在3月第一周與美團攜手搭建“實體書店+美團平臺計劃”產業協同框架協議,首批72家實體書店入駐,其中既包括北京圖書大廈等綜合性書城和新華書店中小門店、也有老字號品牌書店三聯韜奮書店,還有中信書店、鐘書閣等民營連鎖書店。

無論是出版機構還是書店,都要時刻關注和分析用戶需求的變化,關注大眾消費模式,不斷提供超預期的服務,激發消費者重拾信心,增加購書需求,出版業才有可能出現大的回升

因此,出版企業要洞察市場的剛性需求與新需求,通過對用戶的圈層化,社會化的理解,用新的工具,進行產品與服務的創新,以增加收入。

冬將盡,春可期。出版企業經過這次危機之后,應該付出決心、力和創新力,跳出多年的舒適圈,積極擁抱變化,找到新的通路,未雨綢繆重獲生機。

在此次采訪過程中,有一些真知灼見未曾在上述文章中體現出來,商務君將其做成了專訪,呈現給業界同仁。

地面店銷售影響最大,與地面店渠道聯合止損

采訪者:商務君

受訪者:四川少年兒童出版社社長常青

商務君:在疫情期間,貴社的業務受到影響最大的是哪部分?準備采取了哪些措施,來降低影響。

常青:最明顯的影響是地面店圖書銷售。為降低影響,川少社在2月份就緊急召開了銷售專題會議,分析疫情對銷售的影響,部署應對措施。

一是與地面渠道聯合止損,努力恢復消費者信心。隨著疫情的消散,民眾的溝通需求會被喚起,川少社將加大對實體書店的營銷投入,如在業務層面做好服務和實地溝通;在條件成熟的部分省份啟動讀書活動;加大賣場促銷活動力度和賣場講座的頻次。只有更多地關注大眾消費模式,激發消費者重拾信心,增加購書需求,實體書店的銷售才有可能出現大的回升。近期,我們正嘗試挖掘地面書店會員資源,組織書店會員參與線上講座活動,為線下門店引流。如3月中旬川少社將與四川言幾又合作舉辦的“留住童年的魔法”會員直播活動,號召門店會員線上看直播下單,門店線下快遞發貨銷售,幫助地面店渡過最艱難的時期。

二是加大線上渠道推廣力度。近幾年川少社線上圖書渠道銷售發展較快,今年受疫情影響,我們在鞏固原有線上平臺的基礎上,還會繼續加大營銷推廣力度。

一方面增加網絡媒體的宣傳力度,注重營與銷的結合,加大在淘寶、京東和抖音、快手、萌推等網絡平臺的推廣,利用小讀者居家在線學習的高峰,大力提供視頻、音頻等形式的閱讀增值服務,努力帶貨,促進銷售轉化。自2月以來,川少社陸續邀請知名作家、資深編輯開展主題多樣的直播推廣活動。川少社的《漫話國寶》第三輯新書按原計劃上市,在2月29日,采用了“云”發布的新書首發方式,充分利用了新媒體的互動性和無界域限制特點,聯合國家圖書館、敦煌文創在京東舉辦了《漫話國寶》第三輯“新書云發布”活動,邀請作者為讀者線上開啟“漫話國寶開講啦”系列講座第一課。此外,川少社正積極與小猿搜題、曹操專車、悠貝童書館等機構開展形式多樣的營銷合作,打造立體營銷的新亮點。

9.jpg

另一方面,嘗試社群渠道產品定制。利用“米小圈”等頭部產品在喜馬拉雅平臺的流量效應,帶動其它腰部文學產品系列在喜馬拉雅平臺的宣傳和銷售;同時發揮社群用戶粘性強的特點,實時推出一些契合各社群平臺需求的定制產品。

商務君:若要完成預期的經營目標,貴社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出版、營銷、發行產業鏈的各個環節分別有哪些應對措施?

常青:疫情過后,我們也許會考慮在保證圖書出版質量的前提下,適當加速新書出版上市的節奏,為市場快速提供更多的優質圖書。渠道策略上,加大對地面店的營銷支持力度,與地面店共克時艱;在線上渠道投入更多資源,追求更大的增量,對沖線下渠道的下滑。創新營銷,全力跟進重點圖書的上市推廣,配合線上線下渠道開展更高頻次的營銷活動。

疫情過后,出版行業要反思和“自救”

采訪者:商務君

受訪者: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社長汪忠

商務君:這次疫情從哪些方面對出版業造成了影響?

汪忠:整體而言,此次疫情對于產業鏈的影響更大,包括出版、印制、倉儲、物流、發貨、銷售等在內的各個環節,都或多或少受到沖擊。即使線上渠道有銷售,也面臨著發不出去貨的問題,尤其是很多倉庫位于湖北境內的天貓店鋪的物流正常運轉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再如印制環節,大部分印廠也還沒完全恢復到日常的運行狀態,只是針對疫情相關的圖書打開了小部分應急任務。

對于出版社來說,書印不出來,線上貨發不出去,線下沒有銷售,但作者的版稅還得照付,員工工資等剛需性費用照樣支出,企業還要照樣運轉,壓力還是比較大的。

疫情期間,浙少社第一時間推出“科學驚奇大探險”系列之《病毒入侵大作戰》,為孩子科普病毒知識;攜手高洪波、董宏猷、沈石溪、鄭淵潔、湯素蘭、伍美珍、楊鵬、湯湯、八路等近40位國內外作家、繪本創作人、閱讀推廣人,共同錄制了“眾志成城抗擊疫情”公益視頻,該視頻迅速登上了微博童書的熱搜榜,不到兩天時間閱讀量達到了20多萬人次。

10.jpg

商務君:貴社后續工作規劃如何調整?

汪忠:就目前的情況而言,由于疫情原因,出版機構可能要在2020年下半年實現全年的生產和經營目標,壓力很大。一方面,集團號召所有出版單位通過后期努力,彌補這幾個月的損失;另一方面,對于剛剛復工復產的單位而言,還是盡可能希望實現“開門紅”,為這一整年奠定積極的基調。

目前,從前端的出版而言,浙少社已經開始全力以赴投入生產了。后端還沒有完全恢復,但相信1個月左右能陸續恢復。

在編輯環節,能做的就是先把后端以外的工作提前量化,如選題策劃、書稿組織和編校、排版設計等先做起來。就選題而言,后期會集中推送原來既定的圖書選題。這兩年,超級暢銷書資源的流動,讓浙少社在經濟效益方面臨著較大壓力。而培育的這些原創品牌要在市場站穩腳跟、轉化成經濟收益還需要一個較長的過程。即便如此,我們認為一家企業必須在市場上形成自己的特點和品牌,浙少社的原創基因可能就是未來在激烈市場競爭中的立身之本。要是今天跟著人家做,明天跟著人家說,這家企業談不了發展,也好不起來。

在營銷發行環節,生產進入正軌之后,加強促銷力度,創新營銷方式。在渠道策略上,即便線下渠道在持續下滑,但浙少社始終尋求線上線下渠道的平衡點,從產品類型、定位到定價,都有各自的打法和策略。在這種背景下堅持做好線下的渠道,原因在于看好線下渠道對于實體讀者的直接連接作用,尤其是作為精神文化產品,還需要去做一些面向讀者的服務活動。

商務君:此次疫情是否能夠倒逼出版業進行轉型?

汪忠:在疫情影響之下,出版企業在整個產業鏈的話語權仍然較低,出版社的困境是上游作家“要版稅”,下游渠道“要折扣”,也不乏一些規模較弱、實力較弱的出版企業甚至可能退出市場。所以,我們希望全行業能夠共克時艱,作者、出版社、經銷商以及還物流批發等各環節,在版稅、折扣、回款等方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同時,更重要的是行業反思和“自救”。

整體而言,目前大部分傳統出版社仍然是以紙質圖書出版為主業,傳統出版中除了資源集中度較高的教育出版和專業出版數字化轉型效果較明顯之外,其他大部分數字出版或新媒體市場被互聯網公司或民營企業占據。由于投入多、產出慢,資源集中度不高,以及授權困難等原因,傳統出版的積極性不算太高,這是一次轉型機會。

從產品角度而言,以社會大眾為服務對象的數字產品,投入之大,要求企業必須具備強大的資源獲取能力、議價能力、溝通能力。而由于目前出版競爭主體太多,資源集中度不強,各省“分灶吃飯,各自為政”的出版競爭布局,遠遠未達到出版生產力自由流動的組織架構形式,也很難有兼并、重組等可能性。

雖然這些綜合因素造成傳統出版數字化轉型并不具備優勢,但也并不代表我們不能嘗試性地探索。對于單體社而言,要立足于自身已有優勢和資源積累,通過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推動行業轉型升級。聚沙成塔,每家社發揮自身優勢,就可能帶動整個行業的發展。

另一方面,要真正解決行業的資源集中度問題,發展成為經得住考驗的市場化企業,提高企業的抗風險能力,應該進一步深化出版體制改革。放眼少兒出版,行業競爭激烈,作家重復授權、兄弟單位互相之間“挖墻腳”等問題屢見不鮮,如果不改變這種局面,出版業很難應對新技術革命和新產業變化帶來的新挑戰。

拓展在線教育,打造企業核心競爭力

采訪者:商務君

受訪者:北京曲一線圖書策劃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東

商務君:在您看來,這次疫情在哪些方面對出版業造成了影響?

李東:這次疫情在三個環節對出版業造成了不利影響——書出不來,發不出去,見不到用戶。“書出不來”,因為編輯沒有辦法按時返崗,正常的編校流程面臨很大困難;“發不出去”,這是目前影響最大也最直接的,之前物流一度處于停滯狀態,最近雖然有部分恢復,但尚未完全正常;“見不到用戶”,學校延遲開學,書店停業閉店,即便近期開始營業,人流量也非常小。在教輔出版領域,正常情況下我們需要到學校送樣書、做推廣,但現在根本無法進行。從出版到發貨再到終端,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疫情的影響。

商務君:貴公司采用了什么樣的方式來降低影響呢?

李東:在發貨方面,疫情對于電商的影響要小于實體書店。我們加大了電商的供貨保障和服務支持,進一步擴大電商銷售。在印刷方面,增加異地印點印量,當地印當地發。

商務君:貴公司2020年的經營目標有調整嗎?

李東:目前沒有。我們的大部分員工已經陸續正常上班。公司號召大家充分利用好最近這一兩個月,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把時間搶回來,把進度搶回來,努力把疫情影響降到最小,爭取完成既定經營目標。

商務君:疫情期間,中小學“停課不停學”,這種情況下,在線教育產業呈現出更大的可能性,貴公司在這方面有什么規劃嗎?

李東:有,其實我們之前也在做相關的業務,但整體上還是定位于紙質教輔的補充,以紙質教輔為主,數字內容是配套和增值服務。之后,我們會在在線教育領域加大投入,深入拓展,成立獨立的業務板塊和業務團隊。

我認為,這次疫情對于在線教育比較有利的影響在于國家自上而下的政策導向,加速了用戶習慣的培養。此前,開發在線產品必須花很多時間精力去設定使用場景,培養用戶習慣,完全是自下而上,點對點去培養。但疫情期間,國家倡導,相關部門和學校推動,批量化、規模化地解決了這個難題。在各種統計中也能發現,數字平臺的用戶數近期都有大幅增長。

商務君:這次疫情對出版業來說是一次考驗,您認為,之后出版業在應對突發危機上有什么可以借鑒的地方嗎?

李東:在線業務拓展和在線辦公管理方面有很多需要復盤思考的部分,當業務轉到線上,工作轉移到線上,原有的業務模式和管理體系存在很大瓶頸。書稿質量怎么保證,工作效率怎么保證,員工狀態怎么保證,部門之間怎么協作……這是一個新課題。

這次疫情也使得出版企業對自身的綜合效益和發展思路進行積極思考。原來大家比較重視規模、銷量、增長速度,但此后一定會更加重視綜合效益、整體效率和可持續性經營,重視企業核心競爭力的打造,否則一旦碰到重大公共危機事件,短板一下子就暴露了。

另外,在企業基礎管理方面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抓好復工復產同時保證企業和員工安全,需要有較高的管理水平和管理能力。

打造精品,堅持走品牌化路線,提質增效,在單品效益上做文章。在同等資源投入基礎上,提升單人創造的價值和單本書創造的價值。注重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有形效益和隱形效益、長期效益和短期效益的統一、平衡。另外,效益和安全兩手抓,既推動業務持續穩定向前發展,同時建立、健全企業風險控制機制,提高安全經營意識和風控能力。

客流和銷售斷崖式下跌,新店開業將會延期

采訪者:商務君

受訪者:言幾又集團董事長&CEO 但捷

商務君:在疫情期間,貴公司的業務受到影響最大的是那部分?貴公司及時采取了哪些措施,來降低影響。

但捷:疫情發生恰逢春節期間,原本是實體商業服務高峰,但受疫情影響,言幾又在全國的62家門店存在不同程度的關停或經營時間的縮短。

截至目前,言幾又依然有近一半的門店處于暫停狀態,而在營業的門店也基本沒有恢復到完全正常的營業時間,根據商場的要求做了相應縮短,大部分到下午5點左右就會結束營業。僅以原定春節7天假期的經營情況分析,門店客流和銷售額均遭遇斷崖式下跌,較去年春節同期分別下滑了80%和95%,然而此階段依然有房租物業、員工薪酬等大量固定開支,所以,根據目前的疫情發展情況,企業現金流危機短期內難以緩解,按照6個月的生產恢復期預估,企業的銷售收入損失可能過億,企業生存面臨極大挑戰。

針對特殊時期的客流下滑,言幾又團隊迅速反應,加班加點開發線上銷售系統,已于2.5上線了言幾又“言讀·精神食糧補充站”項目。最近言幾又還上線了儲值促銷大回饋,拿出了前所未有的優惠給到會員,充值300送60,充值500送120,充值1000送260并且還有其他福利饋贈。

接下來,我們會根據目前的情況做一些調整,例如一些新開城市的計劃可能會延緩,新開店也會相應延后,但大的業務板塊不會有變化,依然會持續做好場景體驗、加強會員的互動與黏性。當然此次疫情也會促使我們從更深的層面去考慮線上的內容推薦與互動。

商務君:此次疫情無疑是對書店業的一次考驗,您認為這是否能夠倒逼書店業進行轉型?

但捷:凡事皆有兩面性,雖然此次疫情對書店業帶來了巨大的損失,同時也給了大家一個機會看到自身業務可能存在的問題,在業務模式上的單一化、與消費者互動形式的單一化等等,從而會令大家更加明確深耕會員需求,擴展更多的業務線可能對于每一個實體書店都有著重要的意義。

整合優質閱讀資源,以產品組合形式強化市場

采訪者:商務君

受訪者:信誼圖畫書總經理 黃潤芳

商務君:此次疫情期間,為及時止損,信誼圖畫書在渠道、營銷等方面采取了哪些應對措施?

黃潤芳:在渠道方面,目前,信誼圖畫書的線上線下渠道占比為,線上6成多,線下3成多。雖然整體趨勢是線上占比更大,但我們非常重視線下渠道的閱讀服務功能。春節期間,我們和建投書局合作,在書店舉行了《團圓》《好忙的除夕》主題展示,雖然這些活動不一定能帶來多大銷量,但對于圖書的推廣作用和體驗感,與讀者面對面交流的機會是線上渠道不可替代的。

整體而言,由于信誼圖畫書在繪本板塊的先發優勢,目前在傳統電商和線下渠道增長較穩定,但如何利用好新渠道是信誼圖畫書目前面臨的挑戰。這些新興的新媒體渠道對產品的要求有一定特殊性,我們要盡可能地在現有的既定產品線中挑出最合適的產品,也會在新品策劃之初有意識地考慮新渠道需求。比如《小黃兔和綠薄荷》,除了圖書之外,嘗試了“圖書+課程+學習單”的產品組合形式,年后上線后已加印3次。

也會針對往年信誼品讀班反響較好的主題講座,通過直播等形式重新策劃呈現。針對當前的短視頻營銷趨勢,信誼圖畫書采取“種草+名人帶貨”策略,通過名人或育兒大V進行繪本推薦的方式,實現精準“帶貨”。

商務君:從長遠發展來看,童書出版還有哪些內容延伸空間?

黃潤芳:信誼圖畫書會始終堅持以內容為核心,打造、策劃和創造最好的內容給讀者。但我們肯定會根據媒介形式的變化創新內容形式。同時,銷售市場和營銷形式的重塑,也讓我們探索內容呈現的更多可能,如何通過書與課程等多元形式的結構,呈現給讀者喜歡的產品。當下,“書+課程”模式也并不少見,最核心的競爭力還是在選題和需求點。就好比繪本領域之所以有這么多的閱讀推廣人,是因為圖畫書面對的用戶(家長&孩子)有一層“紗”需要去點破,“點破”這個動作不是每個家長都可以做到的,所以需要閱讀推廣人、點燈人、老師等這類角色。所以,信誼圖畫書的優勢就是能夠整合這些優質的閱讀資源,再把這些資源打造成合適的內容產品。

責任編輯:楊驍
上一篇:教輔圖書市場背后的產業邏輯 下一篇:沒有了
百宝彩福建快三走势图